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文摘大全 > 文明 > 回到石库门

回到石库门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 小西西 时间: 2017-07-05 阅读: 次

  很多年前,上海市中心的一座老戏院要拆了。那座戏院叫瑞金剧场。得到消息,大家都拥去拍照片,我也去了。人们心绪复杂,说不清是为了凭吊还是要留一个念想。有个戴鸭舌帽的老人还捡了一块砖头放进包里。不是说这座戏院有多重要,而是因为每一座建筑都渗透着这个城市的记忆。记忆总是敌不过推土机。这几十年,上海一直在变,可谓日新月异。不光是瑞金剧场,绝大多数老剧场和老电影院都拆了,石库门弄堂也所剩无几。以后再要看老建筑,只能从照片里看了。
  
  有人讲,不要紧,拆就拆了,我们上海还有新天地,还有田子坊。有些外地游客不知道,跑到上海看石库门,就跑到新天地去,觉得上海果然“高大上”,上海的石库门里是卖咖啡、开画廊、开酒吧的。再跑到田子坊去,觉得上海的弄堂太厉害了,里面是烧印度菜、泰国菜的,印度飞饼飞来飞去,太浪漫了。其实,真正的石库门弄堂生活,,每一天是从生煤球炉、倒马桶开始的,平庸而且琐碎。上海一半以上的人口,都曾居住在这样的石库门弄堂里。确实,上海有十里洋场、风花雪月,小资情调也很足,但上海还有另一面,而这一面被或多或少地淡化了,那就是石库门弄堂里面普通老百姓规规矩矩、波澜不惊的生活。也许,石库门弄堂里芸芸众生的人情冷暖,才是滋养上海人纯真品格的最初一刻。
  
  看过一部法国纪录片《人类》,这部片子采访了2000多个人,全部是最卑微的普通人,无名无姓。其中一个好像是马来西亚的妇女,问她什么叫快乐。她讲快乐就是在家里喝牛奶,然后等着自己慢慢发胖;而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小房间里跟自己喜欢的男人亲热。讲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洋溢着圣洁的光芒。这部片子记录的全部是底层人的情感,真实动人。还有一个黑人小伙子,问他什么是幸福,他觉得他得到第一辆摩托车的时候,在沙漠里风驰电掣,那就是幸福。他表达对这辆摩托车的喜爱和珍惜时,他说恨不得每天晚上把摩托车放在床上,为它盖上被子。这样的?言太精彩传神了。这部片子的摄制者名叫雅安·阿瑟斯,最初是搞热气球摄影的。他说当热气球缓缓升空时,视角变了,看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