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懵懂少年

懵懂少年

来源: 文/阳春三月 作者: 文/阳春三月 时间: 2015-09-28 阅读: 次
懵懂少年
文/阳春三月
(一)涨水
在故乡,夏季常常涨水。
那一年,水特别大,也涨的特快。
只要一涨水,我就会邀同伴到文昌宫旁小溪捉鱼。
我们用锹打草皮做小堤坝,截断一段溪流。把上游水引向别的地方。
然后,轮流舀水。看着鱼虾们在这截溪里来回流蹿,心里别提多高兴。
木桶里的鱼虾越来越多,我们几个也是兴奋不已。谁知哗啦一声,堤坝垮塌了,水一下就把我们几个冲开了。
伙伴们湿漉漉的爬上岸,看看桶里的鱼还在。就什么也不管了。
回家一看,水进了厅堂,爸妈正在转移物产。我赶紧进房换衣服,却发现一条水蛇在衣柜上。我慌忙出来。
妈笑着说:“不听话,蛇要钻屁股。”
从此,我更怕蛇。虽然,蛇始终没钻我屁股,但对蛇的畏惧一直没变。
(二)掏鸟窝
小时候,特爱鸟。
春天来了,各样的鸟在屋檐,柳树枝间跳来跳去,叽叽喳喳。
村边有一口池塘,叫老鸹塘。青石码头,旁边是高大的槭树和枫树。树上除了老鸹外,还有喜鹊,灰喜鹊们。我早就看中了枫树上那窝灰喜鹊。
灰喜鹊好养,通人性。不像黄莺那么娇贵,也不像白头翁那么桀骜不驯。
那天约了两个伙伴,去掏灰喜鹊的窝。
那窝可不好掏。在老枫树的横枝上,下面就是幽深的池塘。
我让伙伴们在下面等我,光脚就往上爬。
老枫树杆长满苔藓,又湿又滑。我不敢大意。
枫叶新鲜而湿润,清香扑鼻。光透过叶脉,温馨而恬静。我偷偷往鸟窝那边移动。
脚下的柳,鲜嫩轻扬,柳絮里藏着黄莺与麻雀。
突然,白头翁叽叽喳喳乱叫起来。我心想,坏了,是不是被发现了?不久,群鸦盘旋,老灰喜鹊也飞过来了。
愤怒的灰喜鹊直直向我啄过来,我心一急,脚下打滑。伙伴们赶紧呼喊。
我快速往下滑。粗壮的枫树杆有很多洞洞,我用手扣着往下挪。此时,老灰喜鹊停在树梢,向我示威,我的手又不知被什么叮了一口,钻心的疼。
衣服被枯枝撕破了,手也擦破了皮。好在没有大碍,没从树上掉下来。
回到地上,手指肿的老大。看看树上鸟窝,心里特窝囊,与伙伴们骂骂咧咧离开了!
以后的日子,只要看到鸟窝,就会想起老灰喜鹊愤怒的样子。于是,不再掏鸟窝了。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