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最幸福

最幸福

来源: 原创 作者: 无骨鱼 时间: 2015-02-16 阅读: 次
街头的梨花树一簇簇地盛开,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白赏女子,等风来等风去。喇叭唢呐地响彻了小巷,惊扰了睡梦中的猫,惊吓了枝头上的鸟,惊醒了大门前的狗,引来了好奇的小孩儿,红扑扑的脸蛋凑到人群里,挤着往前看谁家的姑娘出家了。
有多少人能明白,看热闹的不知热闹里的热闹。
大家只是图个乐,图个喜庆,一起举杯恭喜一对新人一世缘。
热闹的场景,红色的散落,漂亮的烟花却在晚上绽放,孩童们依旧焦急地等待新娘的俏颜如莲花般的绽放,令人期待又欣喜。喧哗属于大多数人的场面,而寂寥是藏匿于夹缝间的微光。屋檐下清冷的新房,烛光摇曳,珠帘微晃微响,如阿婆的哀怨,如继母的恶讽,也如新娘愁眉下哭泣的泪珠。新娘不知为谁泣,只觉命中苦涩,断绝了所有幸福的源泉。
儿时,风筝在天空中飞着,阿娘在怀里抱着,阿爹在田间忙着,是一件最幸福的事。这幸福如糖人一样甜。长大后,骑车来往于学校和家里的店铺,奔跑在电影院和美食街,撑着一把伞悄悄地藏在墙后窥视心意的他,是一件最幸福的事。这幸福如点心一样甜。再后来,静默于阿娘的墓前,沉默于阿爹的婚礼中,挥手于桃花江畔的爱上头,是一件最幸福的事。这幸福如咖啡一样甜。而现在,告别了有阿爹的家庭,远离了有后妈的地方,嫁进了有恶习的丈夫,是一件最幸福的事。这幸福如黄连一样甜。
新娘走下床,拖着轻盈的纱裙来到窗前,推开窗子。皎洁的月色流淌入内,散满新床。红色床幔迎风飘扬,新娘耳际的碎发也由风摆弄。曾经,阿娘为自己梳好小辫;曾经,自己为自己扎好马尾;曾经,他为自己捋过头发;而现在,无人整理,又有多少愁绪可以任凭理清?
新娘抹掉眼角的泪珠,关窗,如木头似的坐回新床,等待新郎的到来……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