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智慧 > 哲理故事 > 一粒愚蠢的种子

一粒愚蠢的种子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沈岳明 时间: 2014-06-24 阅读: 次

16岁那年的冬天特别冷,马上就要过年了,可家里一点年货都没准备。母亲让我跟父亲进一趟城。母亲说:“抓几只鸡去,城里人喜欢吃乡里的土鸡,也许能卖个好价钱。将鸡卖了,就能买些年货回来,咱们一家就可以高高兴兴地过年了。”

尽管北风呼呼地刮着,天冷得让人牙齿紧紧相合,可街上依然热闹非凡,大家都在买年货呢。父亲找了个人稍微少点的地方,让我站在那里卖鸡,他说他去办点事,马上回来。走时,还嘱咐我,一定要按母亲说的价格卖。

父亲刚走了,便有一个城里人来买鸡。那人也没还价,便将鸡买走了。我没想到这么顺利地将鸡给卖掉,还是一个好价钱。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见父亲还没来,便不耐烦了。特别是看到前面围了一圈人,更是耐不住性子,要去看热闹。

一圈人围着的是个中年男人,一边挥舞拳脚,一边向人们介绍自己的武艺,并问是否有人愿意跟他学艺。见半天没人回应,他便用手指着一个年轻人,说:“如果我将武艺传授给你,只要一元钱,你愿意吗?”那人犹豫着说:“愿意。”于是,年轻人便给了他一元钱。中年男人拿过一元钱后,便对着他的手掌拍了几下,说:“我已将武艺传授给你了,请你拿手用力拍向一块石头,试一下自己的武艺。”

人们惊讶地看到,那个年轻人一掌便将一块石头拍得粉碎。人们纷纷鼓起掌,我也跟着鼓起掌。令人惊讶的是,那个中年男人将那一元钱还给了年轻人,并说:“我传授武艺,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发扬武术精神,只有那些与我有缘的人,才有资格获得我的武艺。”

这时,中年男人再问大家:“还有谁愿出一元钱,买我的武艺?”这回,几乎是所有人都大声地回答:“我愿意。”当然,我也喊了一声。那时,正是各类功夫片播得火热的时候,别说我们少年,就是不少成年人,都梦想拥有一身好功夫。

中年男人见大家都说愿意,便伸出了手。人们会意,肯定是要一元钱。于是,一人给了他一元钱。中年男人笑了笑,一边将钱还给了大家,一边问:“如果我收每人10元呢?有人愿意吗?”大家知道他不要钱,便异口同声地喊:“我愿意。”中年男人当即向大家伸出了手,说:“愿意就拿来吧。”

开始时,大家还有点犹豫,但一想,反正他也不会真要,就纷纷掏了钱。中年男人依然笑着将钱又还给了大家。接着,中年男人大声问:“如果我要你身上所有的钱,来买我的武艺,有人愿意吗?”大家都觉得好玩,几乎是想都没想,一齐喊:“我愿意。”中年男人再次向大家伸手,说:“愿意就拿来吧。”

大家争先恐后地向中年男人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中年男人一边接钱,一边对着那人的手掌拍了几下,并交给他一块石头,让他回家后再拍。当然,我也得到了那一块石头,代价是我失去了身上所有的钱。中年男人在收了大家的钱后,从众人犹疑的目光中扬长而去。

中年男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大家才回过神来。有人开始对着那块石头用力拍去,我也用力对着那块石头拍去,所有人都对着那块石头拍去。“哎哟!”大家一齐大声地喊痛。没人能拍碎石头。有人找到第一个人拍的石头,那是一堆干的碎面粉渣,那个年轻人也早没影了。

“上当了。”有人说。大家吵着闹着,有人说花了几百元买了一块破石头,有人说花了上千元。我心里清楚,我那一百多元卖鸡的钱,没有了。众人陆续散去了。我仍在原地发呆。这时,有人拍我的肩膀,是父亲。父亲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为什么不在原地等我?鸡卖掉了吗?”

我哭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父亲。我求父亲去将我失去的钱找回来。父亲却说:“是你自己愿意跟人家交换武艺的,怪得了谁,拿一百多元钱去换一块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破石头,看你今后还长不长记性。”其实,父亲手里是有钱的,因为他刚讨回自己一年的工钱。但他就是没买年货,也没坐车,而是和我一起走了几十里路回家的。几天后,父亲才独自去城里买了年货。

此事虽然过去多年,我依然记忆犹新。当年“拿一百多块钱去换一块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破石头”的行为,就如一粒愚蠢的种子,深深地种在我的心里,让我要强的心感到了羞耻与悔恨。而正是这羞耻与悔恨,被时光沤成了肥料,滋养着我一天天地成长,让我的脚步走得更坚实,人生的方向更加明确,目标更加远大。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