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侦探悬疑 >
  • 鏊子劫 发表日期:2017-07-31 点击:157次

    柿子树下烟火缭绕,凤云手里抱着一个面团,在鏊子上烙煎饼。她揭下一张煎饼,突然,鏊子上啪的一声砸下一个东西,被热鏊子灼得升腾起一股浓烟,焦臭灌进鼻子。凤云后退几步定睛细看,一只藕段般的孩子胳膊正在鏊子上,被煎得??曜飨欤?镌埔幌略蔚乖诘厣稀?..

  • 愤怒的土地 发表日期:2017-07-22 点击:70次

    豪雨倾盆,早被非法开采挖松了地基的刘家庄随时会地塌屋陷。镇委书记周经纬必须赶在灾难降临前,让数百名拒绝搬迁的村民及时撤离这片 平原上的孤岛 刘家庄是长寿县刘岗镇下辖的一个自然村,不过百十户人家,前几年还绿肥红瘦地卧在江淮平原上,如今的刘家庄...

  • 凶手复活谜案 发表日期:2017-07-18 点击:137次

    1。恐怖夜,凶灵复生 7月,一场强热带风暴席卷整个佛罗里达州,平日热闹的街道显得异常冷清。 布莱恩是联邦调查局迈阿密分局的警员,这天轮到他和同事欧文值夜班。漆黑一团的窗外,狂风裹挟着暴雨,伴随着隆隆的雷声,远方天际不时亮起一道刺目的闪电。 坐在...

  • 荒山埋尸案 发表日期:2017-07-12 点击:203次

    1、荒山惊魂 天已经很黑了,刘畅和周莉还在山里走着。 刘畅和周莉是对情侣,趁着周末来这郊外山区散心,谁知下山时走错了路耽搁了不少时间。好在他们是自己骑车来游玩的,车就放在山下的一个饭店,因此不用担心赶不上回城的车。正由于这个原因,他们在荆棘丛...

  • 龙凤瓶之谜 发表日期:2017-07-12 点击:75次

    无风瓶自倒 乾隆年间,耒阳县有个秀才,叫汤甲午。这一年,汤家盖了一栋新宅。搬进新宅不久,汤甲午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整日痴痴傻傻,茶饭不思,一坐一整天,不说一句话,人们都说他撞了邪。汤甲午的妻子汤谢氏心里着急,请郎中到家里给他诊病,他却说自己没...

  • 最后的秘密 发表日期:2017-07-04 点击:87次

    乡下小伙崔明和女朋友文芳一同到省城打工。女友在一家饭店当了服务员,崔明进一家电子厂当了货车司机。 这天,崔明给一家工厂送完货物,已经快下午5点了。回金星电子厂时,他走到半路,一个30多岁的男人拦住了他的车。崔明一看,这个男人留着寸头,高个儿,...

  • 消失的幽灵车案 发表日期:2017-06-28 点击:213次

    凌晨2点半,A市第18警局接到一起报案,报案者是陈先生。他在嘉宾路和朋友吃夜宵时,他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奔驰突然启动,飞驰而去,车内还有30万元公司现金。陈先生发现时,奔驰轿车已经沿着嘉宾路飞驰得不见踪影。 值夜班的实习警官小刀正睡眼惺忪,突然接到...

  • 焚心以火 发表日期:2017-06-27 点击:211次

    01 河湾村,碎尸案。 几个抛尸现场? 目前就一个,在桥洞里。明哥的回答,让我宽心不少。 有几个人进入过现场? 只有一个。据报警人称,他早上下到桥洞里小解,闻到桥洞里有恶臭,就用锄头把桥洞东头的编织袋给扒开了,发现编织袋里装有人脚,忙报了警。 案...

  • 白色女皇的诱惑 发表日期:2017-06-19 点击:168次

    众目睽睽之下,两幅价值连城的油画神秘被盗,女盗贼在现场留下一张卡片,上面写着她的绰号:白色女皇。 神秘的白色女皇 这天一早,里奥波德探长来到警察局,刚刚坐下,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了。他抓起电话一听,是派克美术博物馆打来的,说是那里发生...

  • 父亲作贼 发表日期:2017-06-19 点击:153次

    父亲作贼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陆星星是她的养父在收废品的时候拾到的一个弃婴,当时她只有三四个月大,还患有痢疾,瘦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几乎都哭不出声来了。是养父收养了她,并倾其所有为她治好了...

  • 遗骨的真相 发表日期:2017-06-17 点击:147次

    解忧私人侦探事务所。 敬天一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签收的那份国际快递里面竟是一副残缺不全的遗骨!更想不到,他们的兼职法医非常淡定地把快递箱放在会议桌上,直接介绍案情。 这副遗骨被错埋了23年,于1993年在香港海域被发现,被当成一位死于空难的华裔名...

  • “猎豹”行动 发表日期:2017-06-09 点击:261次

    根据线人的情报,从云南来的大毒枭海豹,最近要与本市的白小姐接线。缉毒大队长杨黑子带领猎豹特别行动组,半个多月来没日没夜地蹲窝布控,但却一无所获。海豹为何没浮出水面?白小姐是谁?线人一无知晓 杨黑子一身疲惫地回到家里,已是凌晨1点。屁股刚挨着...

  • 神秘的骨灰盒 发表日期:2017-06-01 点击:147次

    一、疑似死亡 年根上,去城里讨工钱的村长王武回来了,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手里还捧着个沉重的骨灰盒,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显得十分憔悴。 一听王武回来了,以李斯为首的先回来的农民工赶紧迎出了村外,看村长王武怀里抱了个骨灰盒,大家顿时都傻眼了,...

  • 似非而是的谋杀 发表日期:2017-05-16 点击:273次

    森木朗看着新干线列车车窗外的景色,徐徐地舒了口气。接着他站起身来,经过旁边三张小圆桌,朝着洗手间方向走去。 那三张小圆桌边,都坐着人。相邻一张圆桌上是个中年女士,她的样子看上去很独特。明明是深秋天气,她却穿着件黑色的薄绸装,雪白的肌肤,若隐...

  • 简单任务 发表日期:2017-05-16 点击:113次

    (一)生意上门 直木郎是杀手组织中的顶尖高手,除非遇到了特别困难的任务,否则组织上轻易不会让他出手。这年秋天,直木郎突然接到组织命令,让他杀死一个人。 命令是通过邮局用信件传递的,中间用了很多只有组织成员才能看懂的暗语。从信中直木郎获知他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