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 双胞胎姐妹换夫记

双胞胎姐妹换夫记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8-16 阅读: 次
  “谁在拍车呢?”
  “我也听见了。”
  “我去看看,你坐着别动。嗯?有事就赶快打电话。”
  说着打开车门,关上。林薇坐在车里,握着电话,心跳的声音越来越明显。她数着心跳声,直到车门又被打开。
  “奇怪了,你刚也听见了吧?可是下面什么也没有。等一下,你姐下去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
  “我下车了你记得把车门反锁起来,你趴到前面来按这个就行,我去看看你姐,十分钟不回来你就给我们打电话,没人接你就报警。”
  “嗯。”林薇答应着,身体已经探到前面,等到车门关上后,她直接按下按钮。看着时间让她更害怕了,凌晨一点十六分,真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这会儿想取钱。凌晨一点十七分,林薇坐车里简直要尖叫安慰自己,她从后座爬到驾驶室,虽然她没有驾照,但也稍微会开,就是用这个车练习过几次。万一有事情,待在这里当然不安全。时间过得很慢,从后座到驾驶座,也只过了—分钟。林薇把攥在手里的手机紧紧抓住,看了看窗外,车都很少更别说什么人了,但是刚刚明显就有什么拍打车门。这么一想气氛更令人不安了,她觉得自己刚才应该和姐夫一起下车。她把手机开锁,摁到拨打号码的界面,这样还不满意,干脆拨出119,就等着拨打出去,突然想起姐夫交代的十分钟不回来,应该先给他打电话,于是删除刚才拨打的号码,从通讯录里找到姐夫的号码。林薇又看了一眼时间,这时已经一点二十分了。
  敲打玻璃的声音吓得林薇尖叫了一声,姐夫和姐姐回来了,她打开门,姐夫先上车,给车开了锁。林薇上了车感觉自己还吓得回不过神。
  “你要觉得奇怪就打客服电话吧。”
  “姐?怎么了?”
  “奇怪了,刚我试了几台机子都是故障,我问那个保安他也和睡着了一样,我就又去试,显示取了2000块钱,还出了小票,结果钱一直没有出来。”
  “别说了,你陕打电话给客服。”
  车里没有人说话了,林静拿起手机,拨打了客服,里面的声音居然一直是“现在是拨打高峰,请您耐心等待。”车一直往家里开,一路上,林静一直握着电话,听着电话里客服甜蜜亲切的声音。
  “见鬼了,这会儿凌晨了,怎么可能是拨打高峰。”进小区的时候林静终于爆发了一句。
  林薇不敢多说话,也不敢多问,想起刚刚的一切,她知道姐姐在乎的是那些钱到底有没有被取走,她真后悔姐姐说要取钱的时候她也怂恿着去,要是听姐夫的话就好了。很晚了不该去的。话又说回来,总算是安全回来了,实在是少了2000块钱也总比遇到什么鬼事要好得多。
  林薇因为租的房子停水停电,没办法就只好来姐姐这里。林静是林薇的双胞胎姐姐,林静已经结婚两年了,林薇还一直单身。
  “姐,姐夫上班了你还不起床?”
  “我又不用上班。”
  “你也太清闲了吧,快点快点起来,还要去银行查钱呢。”
  “求你别跳床了,我想再睡会儿。”
  “林静,你给我坐起来。”林薇站定在床上,手指着被窝里的林静,林静不但不搭理,把被子捂得更紧了。林薇早知道林静这副模样,她干脆把床当成跳床,用力地蹦跳起来。
  “林静、林静大懒虫,快点醒来给我醒来,太阳公公亮闪闪,你的被窝黑漆漆,黑漆漆呀黑漆漆,快点和我去亮闪闪呀闪闪亮。”
  “林薇,你长大一点儿行不?”
  “我是元气少女呀!姐,你不上班还不给姐夫做个早饭呀,不做早饭你也不起来自己收拾收拾,不收拾收拾你也不赶快去银行查查钱的事情。”
  “操心吧你,你姐夫去查了。”
  林薇不在床上蹦跳了,她在床一角坐下来,她决定这么安安静静地坐着,直到姐姐自己起来,她要看看姐姐究竟可以睡多久。林薇没有想到林静真的就这么躺着睡了,她坐在床的边上,可以看到墙头挂着姐姐的婚纱照,她看着就抹起眼泪来。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姐姐就是喜欢睡懒觉,林薇起来收拾了自己收拾了东西还弄了饭,姐姐还是在睡觉……可是家里人都喜欢姐姐,家人总是夸奖她听话乖巧。
  疯疯张张的林薇觉得命运怎么这么不公平,明明只是相差了几分钟的时间。等她抹干眼泪,平复了情绪,自己打开冰箱找到鸡蛋,弄了一个吃完了收拾好,姐姐才从被子里发出声音。
  “林薇,刚刘晨打电话了,说卡里的钱没少。”
  “反正又不是我的钱。”
  “你吃饭了没有?我饿了呀,帮我看看冰箱有什么吃的。”
  “只有鸡蛋。”
  “那你给我弄个鸡蛋。”
  “凭什么又是我弄?”
  “你弄好了咱来一块儿拿ipad玩游戏,我最近特别爱玩连连看,有一关过不去呢。”
  “我好不容易休假,咱出去转转嘛,不然多无聊呀,你每天都窝在家里不怕发霉呀。”林薇嘴上这么说着,却已经开始打开冰箱,取出鸡蛋,她知道姐姐吃鸡蛋必须要煎得双面都特别的焦熟,虽然她也劝说过很多次,烧煳的食品对身体不好。但劝归劝,做起来还是照着她的口味来。
  “好了,你过来吃吧。”
  “拿过来,再带个毛巾垫着。”
  “姐,姐夫不是特别讨厌别人在床上吃东西吗?”
  “没事的,又没有摄像头。”
  “你可真是想赖在床上一辈子呀。”林薇说着,把毛巾和盘子都递了过去。
  “哎呀,有你在真幸福呀。”
  “我才不要和你生活,我也不知道刘晨后悔不,娶回来一个不上班也不收拾屋子的。”
  “我收拾呢。”
  “姐,我觉得你这样不行。”
  “行了,你操好自己的心就行了。”
  “姐,我认真地说呢,如果我是你肯定不会这样生活呢。”林薇说着,已经钻进了姐姐的被窝,靠着姐姐的感觉是她一直习惯的。虽然姐姐从来没有姐姐的模样,可是从林薇记事起就习惯了跟着姐姐,屁颠屁颠地叫着。两个人长得特别像,只是性格差异很大,妹妹热情得有点疯癫,姐姐内向得有些冷漠。假如有宇宙飞船落在她们两人的面前,林薇就会尖叫、蹦跳,这种激动的感觉估计一个月都不会离开她,林薇会和每一个人分享她的见闻,即使只是循环地说着这么一件事情。林静呢?如果是低着头,她压根不会愿意抬起头看一眼,世界上没几件事情时能引起她的注意。即使是一个这样的姐姐,林薇也习惯了跟着她,也正因为有这么一个姐姐,林薇就更需要让气氛活泼一些。
  “姐,昨天晚上吓死我了,你知道不?我和姐夫在车上,感觉有人拍车呢,但是开门又没有人。”
  “这一关我总过不了,你帮我一起找。”
  “连连看有什么意思呀,我和你说昨晚诡异的事情呢,你怎么一点儿害怕都没有。明明就是你半夜要去取钱。”
  “你不觉得最诡异的事情都诡异不出我们长得这么像却这么不像?”林静说话的时候也不喜欢抬头,总是自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即使遇到录取或者选择这样的大事,她也平静得好像只是告诉服务生需要一杯水。
  “就说是,我这么和姐姐不同,是不是我说话说得太多,动作做得太多,所以姐姐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会不会姐姐也把好运气全部带走了,只不过比姐姐晚出生一点儿,可是什么都比不上姐姐。家里人也喜欢姐姐,觉得姐姐稳重大方,可是对我就不一样,好像我叽叽喳喳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一样。姐姐也是,嫁人一下子就嫁了公司的总经理,一结婚就可以不用工作待在家里。我真后悔,那天和姐姐换了班,你说我们长得这么像,如果那天是我上班的话,就是我遇到刘晨了。”
  “那我和你换换。”
  “换换?”
  “你过我的日子,我过你的。”
  “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
  “别胡说了。”
  “你记住几点,第一他回家后你第一句话要说:今天回来挺早嘛,和你那个小蜜玩得不尽兴呀?第二没别人的时候和他说话爱理不理,就是不好好说话,他说什么都对着回答,如果有别人,就少说话只微笑,没人在的时候从来不笑。第三如果他对你一直唠叨甚至骂你让你滚,你就哭着打他,抓他踢他都行。我们平时不做爱,除非他要出差的前一天,到时候我们提前换回来就行了。”林静很少会讲出这么大段的话,以至于林薇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姐姐说了很多话吃惊还是为了她说出的内容。
  “林静,你中邪了?”林薇想起昨天的事情。
  “没有。”
  “你肯定中邪了,你平时和姐夫这么过日子,你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我是你姐,你想过我的生活我就让你过过。”
  “姐,我错了,你生我气了?”
  “没有,你记住,一会儿我就去你那,你的工作我以前不是也一直做?”
  林薇擦了桌子收拾地板,先用笤帚扫了,又拿着抹布包住笤帚的后面掏了床底下、沙发死角,感觉拖把好像用得太旧了怎么涮洗都不干净,于是跪着用抹布擦了一遍。一堆搭在沙发椅背上的衣服也看不出是脏的还是干净,干脆全部洗了。趁着天气比较好,她又把被子拿出来晒晒。虽然姐姐一再强调不要做饭,可是她还是觉得这样不好,反正自己也要吃,就去菜市场买了一些菜;记得谁说男人要多吃西红柿,因为对前列腺比较好,决定炒个西红柿炒鸡蛋。本来想烧个自己喜欢的红烧排骨,往肉摊那里走的时候想起姐姐说姐夫喜欢吃素的菜,转身看见蘑菇很新鲜,挑了一些蘑菇准备买点菠菜一起炒着吃。如果再来—个胡萝卜丝营养就全面了吧?不对,已经有西红柿了,都是红色的,还是绿色的菜吧,姐夫好像挺喜欢吃花生米的,就宫保鸡丁吧。林薇又小心地挑了一块鸡肉,特意买了生的花生米准备自己炸熟,外面卖的油炸花生米不能保证油的质量。林薇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姐姐不能给姐夫做顿饭,再怎么也是自己的老公,尤其是姐姐交代的那几点,更是诡异得堪比那晚的事情。
  回到家后林薇发现忘记买莴笋了,于是又赶着出去买了莴笋,看见水果摊上的香蕉很好吃似的,买了几根又买了几个梨,冰糖梨水喝着多好。林薇提着菜哼着小曲一蹦—跳的,蹦趾了几下想起自己现在是林静,不能这副模样。距离刘晨回家不知道还要多久,她就先把梨切好,炖在锅里,看着水一点点沸腾起来,再把火关小。找了半天,发现家里根本没有冰糖,不但没有冰糖,她发现连盐都没有。因为心情不坏吧,她准备第三次去菜场买东西。不能蹦跳着走路,压抑可真不好受,但能享受这样的生活,这又算什么。等她买了一些日常的调料回家后,看见厨房和着火了—般,梨水的锅已经被烧得焦煳。手忙脚乱地关了火,接了一盆水浇到锅里,冒出更大的一股儿烟。林薇吐了吐舌头,转身找电话给姐姐打电话。
上一篇 返回栏目 下一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