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 嫂子的药方

嫂子的药方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9-11 阅读: 次
  开店遭遇
  
  桃桃职校毕业后进城创业,在市里一条老街上开了个包子店。
  
  这天早上,有两个后生仔推门进来,这两人进来不看包子,鼓着两双蛤蟆眼,只是盯着桃桃。他们是谁?你听他们名字就怪:一个叫“三叉”,一个叫“四叉”,两人来干啥的?收“保护费”的。
  
  原来,老街上做小生意的越来越多,当地有个叫“大叉”的恶霸,纠集了十几个街头混混,每人配一柄小钢叉,人称“十八夜叉”,专干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的事。这两个人,就是这个团伙中的。
  
  叫“三叉”的开口了:“交月费,600块。”桃桃诧异地问:“什么月费?”三叉恶狠狠地吼道:“什么费?保护费!”叫“四叉”的不怀好意地说:“老三,温柔点,别吓着她。你看,这妹子好嫩哪,来,给哥们亲几口,把哥们哄开心。”
  
  桃桃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被吓蒙了,眼一酸,眼泪就要出来了。就在这时候,一个老顾客走到店门口,看到店里的情形,提高嗓门自言自语:“哇,今天是什么事呀,咋来了这么多警察?”
  
  三叉四叉听到了这顾客的话,心里一惊,慌忙转身出门,一溜烟走了。老顾客走进店里,桃桃还像一个木头人呆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哇”的一下哭出声来。
  
  第二天,桃桃刚刚心惊胆战地打开店门,三叉和四叉就挂着一副狗脸进了店。三叉扯着怪腔说:“小妞,我们帮你挂牌子来了。”
  
  桃桃害怕地说:“挂……什么牌子?”
  
  三叉亮出一个纸壳做的“招牌”,上面写着“人肉包子店”,这是砸店的惯用伎俩。四叉把招牌挂在桃桃店门口,说:“小妞,你胆不小呢,敢串通别人使诈吓唬我们!”说着伸手就要揪桃桃的衣领。
  
  桃桃吓得面无人色,幸好这时,店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七八个农民工顾客。四叉悻悻地松了手,虎着脸,一把抓过收银机抽屉里的几张大钞,说了句“回头再找你”,和三叉走了。
  
  嫂子来了
  
  桃桃不敢开店了,她回到老家,成天瞪着一双恐惧的眼睛,家里再也听不到她欢乐的笑声。
  
  就在桃桃的父母束手无策的时候,桃桃的哥哥和嫂嫂来了。
  
  桃桃的哥哥是个小学老师,一年前,带了个女朋友回家,名字叫黄凤。家里人一看就摇头,从外形上看,两人根本不般配,桃桃的哥哥瘦弱得像根灯草,女朋友却虎背熊腰。听说女朋友还开过肉档,操刀卖肉,父母心中更不乐意,但哥哥却表态“非她不娶”,父母也拗不过,只是婚后嫂子很少来。
  
  一进门,嫂子就开口:“把妹妹交给我吧,我能治好她的病!”父母想了想,觉得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同意了。
  
  嫂子没有带桃桃回家,哥哥送她们来到火车站,登上了火车。
  
  几天以后,还是桃桃开过店的那条老街,三叉独自在街上晃荡,他走过桃桃先前开的包子店时,“哟呵”一声站住了,这个关了好多天的小店,今天又开门了。三叉探头一看,还是以前那个桃桃,一个人痴痴地坐着。
  
  三叉咧嘴笑了,一把推开门进去,说:“哇,妹子又回来啦?哥好想你呢,来,先亲一口。”三叉噘着嘴,把头伸过去。
  
  这时候,在三叉的脑后,一个人伸出手,一把拧住三叉的头发,把他脸面朝天地按在桌上,接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塞进三叉的嘴里,啊,这是一只狗头。狗嘴塞进三叉的嘴里,接着一个人说:“亲呀,好好亲,让你亲个够!”
  
  三叉死命挣扎,那只手却像铁钳似的,三叉挣扎一会儿,头晕了,动弹不了了。
  
  这个人就是嫂子黄凤,黄凤松了手:“怎么样,亲够了没有?”三叉瞪着眼,一时喘不上气来。黄凤笑着说:“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桃桃的嫂子,有时间,赏光到小店,我请你吃竹笋鲜肉包。”三叉捂着发疼发烫的头,眼前金星乱飞,一声不吭地往外就走。
  
  黄凤放他走出去。这时候,一直呆滞的桃桃忽然开了口,清晰地叫了一声“嫂”。黄凤惊喜地回过头,她看见,桃桃呆滞的眼中,第一次露出了生气。
  
  一网打尽
  
  三叉鼻青脸肿地回到住处,四叉一见他那副狼狈相,说:“怎么,在哪里玩栽了?”三叉照实讲了,四叉说:“明天我们找那个女人算?去!”
  
  第二天早上,两人带上钢叉,来到桃桃的包子店,黄凤正在店里忙碌着。四叉手一挥,和三叉走过去。黄凤笑着说:“你们来了。”四叉说:“你知道我们来干什么?”黄凤说:“知道知道,你们是来帮我挂牌子的。”
  
  “挂牌子?”四叉倒是愣住了。黄凤说:“我是做人肉包子的,当然要挂‘人肉包子店’的招牌呀!”
  
  这一说,两个混混不由得满腹狐疑,四叉强作威风地说:“你知道我们是谁?”黄凤说:“知道知道,你们是十八夜叉嘛,我就是听说有你们这伙人,才来这里开店的,我找你们找得好苦哇!”
  
  四叉听得云里雾里,瞪着眼说:“你找我们?”黄凤说:“你们没听说呀?人肉包子要用坏人的肉做馅子,包子才有滋味。我好不容易打听到这里有你们一伙人,我就赶紧来了。”
  
  四叉一听,拿出钢叉,就向黄凤挥去,黄凤笑着说:“别动气嘛!”她突然一伸手,四叉只觉得手臂一麻,小钢叉被夺过去,“砰”的一声,被黄凤在桌沿上拍成两截,丢在地上。
  
  四叉瞠目结舌,三叉两条腿已经在打哆嗦,黄凤笑着说:“实话对你们说,我有个客户要一笼包子,指名道姓,要你们老大的肉做馅子,你们马上把大叉给我找来,我要剔他的肉。”
  
  两个混混对视一眼,转身跑出门去。这时,桃桃从里屋走了出来,黄凤看见,桃桃的眼中一扫多日的阴霾,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晚上,黄凤和桃桃回住处去,走到巷子深处,突然看见三个人凶神恶煞地站在前面,正是三叉、四叉和他们的老大“大叉”。黄凤拉住桃桃的手,轻声说:“别怕!”
  
  四叉对老大说:“大哥,要吃你肉的,就是那个女人!”大叉牙齿咬得嘎嘣响,一手拿钢叉,一手掏手机,他给手下拨了电话。
  
  大叉很狡猾,平时不轻易把手下聚在一起,今天听了三叉四叉的报告,听说这女人不好惹,就作了布置,让手下都在附近“待命”。
  
  手下接到电话,都举着小钢叉,乱喊乱叫,从四面八方赶过来,一齐冲进巷子。冲了一截路,忽然发觉巷子前面出现了一群警察,混混们惊慌地回头就跑,又看见有一拨警察,堵住了巷子的退路。
  
  原来,自从黄凤来了以后,小贩们才明白:这伙混混不是三头六臂,都是欺软怕硬的东西,于是纷纷报案。派出所正考虑如何将这些人“一锅端”,没想到机会来了,黄凤用了个激将法引蛇出洞,让大叉一伙人自投罗网,束手就擒。
  
  很快,桃桃的包子店重新走上正轨。这天晚上,桃桃好奇地问:“嫂子,你和我哥是怎样走到一起的?”嫂子羞涩地说:“那天,我正在摊档上卖肉,你哥进菜场买菜,一个摊主故意短斤少两,你哥说了几句,那个摊主仗着自己五大三粗,举起拳头要揍你哥,我站出来一声吼:‘不许欺负人!’从此,你哥就黏上了我……”
Tag标签: 嫂子的药方
上一篇 返回栏目 没有了

猜你喜欢